Home / 黑膠類比 / 【黑膠回潮】泰勒斯Thales Simplicity唱臂
【黑膠回潮】泰勒斯Thales Simplicity唱臂

【黑膠回潮】泰勒斯Thales Simplicity唱臂

每年美國拉斯維加斯的CES大展是全球Hi End音響的前哨站,不但頂尖產品齊聚一堂,還有許多概念性的音響產品問世。本刊245期劉總編所作的2009年CES大展報導中,有一篇專訪引起我高度的興趣,就是一位名為Micha Huber的年輕人以有「數學之父」稱號的希臘哲學家泰勒斯(Thales of Miletus)為名的「泰勒斯定理」設計的一支唱臂。

 

1.調整VTA時,要先鬆開唱臂座後方的螺絲。圖中那根長螺絲就是VTA的調整處,可以看到螺紋非常密,調整的精度非常高。
2.Simplicity的臂管與唱頭殼採用經過陽極處理的鋁合金製作,負責循蹟的是左邊那根臂管,外面的臂管則是用來調整唱頭的角度。
3.萬向軸承下面兩個小螺絲就是用來調整Azumith(水平循跡角)的地方,鬆開之後,可以對整個軸承做微幅的左右調整。
4.從另一個角度看這支唱臂,可以看到Simplicity的平衡錘結構,同時也可以發現它並沒有傳統的抗滑裝置。


簡單的定理,不簡單的設計

泰勒斯定理大家一定都知道,因為那是國中幾何的程度,簡單的說就是「半圓的內接三角形,一定是直角三角形。Micha Huber利用這個簡單的定理設計的唱臂現在叫做Thales Original(後來又推出改良版的Thales AV)比較容易解釋這個定理如何應用在唱臂上,雖然採用一般常用的固定支軸設計,卻在旁邊以另一根支桿帶動唱頭轉動,所以「理論上」唱頭的循跡角度永遠與唱片的軌道成垂直角度。而這次介紹的Simplicity則沒有Original那麼費工,經過精密的計算,Micha Huber把轉動唱頭的支桿與帶動唱頭的臂管結合在一塊,成為獨一無二的雙臂管唱臂。 Simplicity在平衡錘的設計上也別具巧思,改成兩個半圓形的設計,分別負責平衡兩根臂管的重量,而調整針壓的重錘則同樣設計成圓餅狀平衡整支唱臂的重量。

左:Simplicity唱臂的外箱與說明書,一整個就給人很精密的專業感。
右:原廠所附送調整針壓的平衡錘,共有三種重量(另一個裝在唱臂上),各種重量的唱頭都可以安裝在Simplicity上。

這就是泰勒斯圓,可以說明「秦勒斯定理」,也就是只要是半圓的內接三角形,一定是直角三角形。


「正切」固定支軸唱臂?


以往「正切」與「固定支軸」可說是完全不同的兩個設計方向,井水不犯河水,卻透過Micha Huber的巧思合而為一,所以原廠稱這支唱臂為「正切」固定支軸唱臂(tangential pivoted tonearm)。不過這概念雖然聽起來簡單,製作起來卻非常不容易,Micha Huber運用多年在鐘錶製造業的經驗,以鐘錶級紅寶石作出的萬向軸承是整個Simplicity的關鍵。有人可能會質疑這個軸承的接觸點太多,不過根據柏琦林老闆的說法是當唱臂在移動時其實都已經是slow motion,摩擦力的影響反而不大,重點是整個軸承的平衡度,我想這也是這個軸承作成八角形的主因。

Thales唱臂的工作原理:右邊黑圓是黑膠唱片,M是唱臂的支軸,CM就是唱臂,只要讓唱頭對著CB方向轉動,不論在藍色圓上哪一點都是垂直的

固定支軸唱臂的循跡誤差,9吋(紅色),10.5吋(綠色),12吋(藍色),Simplicity則是黃色,可以看出一般的單點支撐臂只有兩點的循跡誤差是零,而Simplicity則是貼在零點那條線上,誤差只有0.008度。


「簡單」是為了讓您享受音樂

黑膠迷一定都知道唱盤與唱臂的調整是錙銖必較的,稍有絲毫的差異,聲音聽起來馬上就不對,除了必須要有精密的結構之外,一支好的唱臂還必須要有方便與穩定的調整機構。而Simplicity的調整則是正如其名一般的「簡單」,只要用到原廠所附送的兩件工具,所有調整就大功告成。第一件是專用尺規,是用來調整唱臂的有效距離,只在放在唱盤中心,扣住唱臂座上的缺口就好。

左:唱臂座裝上唱盤之後,接下來的第一步就是用原廠附的尺規將唱臂調整到定位。
中:尺規上的缺口剛好與唱臂下面的形狀吻合,卡進去就到定位,非常簡單。
右:安裝唱頭則需要用到這個工具,它也是用陽極處理的鋁合金製作的,精密度非常高。

左:唱頭殼也是採用陽極處理過的鋁合金製作,與唱臂的結合是非常精密的滑軌設計,裝上去之後再用小板手從中間的小洞鎖住即可。
右:柏琦林老闆特別找到的超小型水平儀,用來調整唱臂的VIA與Azumith。當天搭配的是My Sonic Eminent GL唱頭。


Simplicity採用獨立的唱頭殼設計,一方面可搭配自家工具方便調整,另一方面也方便用家更換唱頭,實在是非常貼心的設計。調整完成的唱頭(連同唱頭殼)裝上唱臂前端的金屬片,用家不需要再在唱臂上調整唱頭,大大減低唱頭受損的危險。另外,Simplicity的VTA調整除了唱臂座上的螺絲鎖定之外,還有一根長螺絲頂住唱臂結構,精密度也遠勝一般唱臂。整個唱臂的安裝調整過程不到五分鐘,卻可以達到前所未有的超低誤差,實在是不「簡單」!

 

先將唱頭裝上專用的唱頭殼(不要鎖緊),對準凹槽放進去,再從上面看下去,十字線對準唱針,從下面把螺絲鎖定就完成唱頭的調整了。
「換唱頭只要三秒鐘」一點都不誇張,如果還嫌麻煩,可以多買幾個專用的唱頭殼,想換什麼唱頭聽都沒問題。

這是Simplicity唱臂關鍵的精密鐘錶級紅寶石萬向軸承的特寫,一共採用了6顆紅寶石靈活度非常好。


展現絕佳的音樂性
最後還有一個地方需要調整,說明書上寫的是「循跡力」(Tracking-Force),這是在平衡錘後面再安裝上去的一個圓盤,不過有一部份是挖空的。放在中間位置代表的是「中性」(Neutral ),順時鐘轉動則會降低往中心的循跡力,逆時針轉動則會增加往中心的循跡力。因為重量差很小,所以這是非常細微的調整,但卻會對聲音造成改變。柏琦的林老闆說這是用來訓練「對音樂的了解程度」之調整,雖然是細微的調整,但調整到定位後,音樂的美感就會自然流洩出來。林老闆用一張Denon錄音的小提琴家Gerard
Jarry與鋼琴家岩崎淑(Shuku Iwasaki)演奏的舒伯特「三首小提琴奏鳴曲」(Schubert: ThreeSonatinas
For Violin and Piano,Denon OX-7093-ND)的同
一段音樂讓我聽聽看不同位置的差異。雖然只是微調,但是聲音很明顯不同,當調整到定位時,原本就很傑出的音響性(音質音色、聲音厚度、音場定位)完全沒有改變,但是音樂性卻變得出奇的好。聽起來非常流暢自然之外,節拍與輕重、步調與強弱都很自然的浮現,能感覺到音樂家是用感情在演奏,詮釋風格完全沒有遮掩的呈現,每個音符都充滿了深思熟慮的想法,讓人會被音樂深深觸動。

左:柏琦林老闆最近投下重金購入全世界最頂尖的Keith Monk洗唱片機,對它的效果更是讚不絕口,高度推薦給黑膠迷。
右上:林老闆還特別提供洗唱片的服務,只要跟他買一罐專用藥水,Keith Monk就免費為您效勞,實在是太划算了!使用時先灑上藥水,用左邊清潔刷頭清洗。
右下:右邊是真空吸嘴,Keith Monk可不是像一般的洗唱片機唏哩呼嚕的一次吸乾,它是從裡面沿著音軌一路吸到外圈,紮紮實實的把溝槽裡的臟東西完全吸出來!

最後一個要調整的地方非常巧妙,說明書上寫的是「循跡力」(Tracking-Force),這是在平衡錘後面再安裝上去的一個圓盤,不過有一部份是挖空的。

不完美黑膠世界中的完美

黑膠迷都知道與唱片刻片頭完全一致設計的正切臂是「理論上」完美的循跡方式,但用過正切臂的音響迷肯定也會同意正切臂有其設計上的難度與難以解決的問題。簡單有效的固定支軸唱臂一直是黑膠迷不得不接受的「不完美」,結合固定支軸臂與正切臂優勢的Thales Simplicity唱臂讓我們終於找到這不完美世界中的一點「完美」 而這支唱臂的真正價值不只在於它驚人的精確度,更在於它超簡易的安裝程序,讓黑膠迷可以少花點時間在調整,多花點時間享受音樂。這一切都得感謝泰勒斯在2,500年前就發現的數學秘密,更要感謝Micha Huber這位天才!

放在中間的位置代表的是「中性」(Neutral),順時鐘轉動則會降低往中心的循跡力,逆時針轉動則會增加往中心的循跡力。


器材規格

Thales Simplicity
精密6紅寶石萬向軸承
陽極處理臂管與唱頭殼
有效長度:9英吋
有效質量:19公克

About HK68

Scroll To Top